首页 > 天舟新闻 > 内容
主播包装公司网红传播时代的到来
- 2018-06-29 -

  近日,Papi酱把首条贴片广告交给罗振宇去拍卖,引发业界围观,这也与沈阳教授去年12月的研究课题“网红传播时代的到来”不谋而合,他的研究提前4个月判断了这样一个趋势。为什么会到了网红传播的时代?沈阳教授指出,其一是受众的变化,其二是技术变迁演化周期的表现。他认为网红传播的兴起、发酵、评估有两个最核心的点:一是它是对社会的需求,包括对社会的一种解构;二是全民吐槽和参与二次创作,构成网红的流行。网红并不是今天才有,最早的犀利哥、奶茶妹妹、芙蓉姐姐等都很有代表性,但是就个体而言,并不是每个个体都持续地具有生命力。


  主播包装公司网红的新生主要看气质。可以发现,网红的兴起有非常多的特点,比如政治议题的去政治化表达、内容的碎片化,在未来不会再有任何一个渠道能够真正地居于百分之百的统治地位。渠道的碎片化使得我们要跨越圈层进行传播,最好的方式是一种网红化的、人格化的模式。


  主播包装公司传播需要有一定的符号载体,需要有特定的舆论的氛围,同时要有驱动力。自媒体的发展使得中国多了数百家内容公司。最新数据显示,微信大概有1500万个微信公号,真正活跃的是200万个左右,卖过广告的大概有60万个左右,拿到投资的现在有两三百家,拿到投资的两三百家就是内容公司。如果仔细分析一个自媒体的言论,你会发现它的价值观很不稳定。原因在于它早期是个人账号,但是现在它是一个内容公司。


  社交媒体中舆论演化的生态


  沈阳教授最近指导的一个博士生在研究社交媒体当中舆论演化的生态课题,包括对群落和种群的研究。群落可以理解成不同的平台,比如豆瓣和天涯。他认为进化论的一系列的原理基本上可以借鉴到现有的舆论学当中来,进化论的三个核心要点:第一物种是进化的,进化的原因是基因变异,基因变异的根本动力在于它的用进废退、择优选择,如果按这个逻辑来套现在的媒体融合,就会发现如果要做媒体转型,实际上就是要进化,要进化成功就要基因变异,如果不做基因变异是不可能成功的,当然这个观点是初步的总结,需反复推敲。


  沈阳教授也研究了传播组织、内容生产、受众种群共生演化的博弈关系,比如说当公众对于舆论风险评估过高的时候,会减少在公共的场合发言的频度。所以网络治理是一种平衡的艺术,而不仅仅单纯地强调赞扬式的正能量,这里可以看到社会化的媒体群落内部的演化,群落内部的演化更多的是一种自发组织的发展在群落间的演化是平台之间的迁移。实际上,这种迁移跟动物、跟游牧民族的迁移是非常类似,这个领域还可以做更多的观察。


  政务新媒体的421模式


  关于供给侧的改革,沈阳老师提出了两个分析角度。第一就是对于政府的信息公开,要把大量的对老百姓有用的信息把它投放到整个的舆论市场当中去,作为普通民众、普通的舆论的消费者,这实际上是一种需求侧的适配,或者有更加更适合的语言,要使得需求侧和供给侧关系得到一个基本的平衡,这样才能够满足我们现有的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严格意义上来说,舆论的空间,它的核心运动的动力来自于供给侧和需求侧之间的矛盾,以及对这种矛盾的解决。当然,也要提醒网民理性围观。同时,也要提醒相关的管理部门要强化信息共享的机制、信息开放的意识。这个里面对于网民来说需求侧的适配的话,还可以做很多工作,包括疏导,也包括适应新的受众结构的变化。


  泛指数平台架构


  目前,沈阳教授考虑架构一个泛指数平台。在过去的两年当中,他做了新媒体指数和“互联网+”的指数,通过大数据可以做各行各业的信息,乃至舆论的排序,他希望这种排序是一个透明的、公开的,并且是可追溯的。他还会向学术界宣布永久免费提供大数据平台,包括微信和客户端。他还提到最近想建立一个关于话语权的统一的理论框架,他认为舆论的工作从政治传播的角度来说,核心是争夺话语权,所以可以对话语权做一个系统的梳理。